推广平台

中国UFO研究

 找回密码
 探索(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转载-中国的罗斯维尔事件揭谜

[复制链接]
njgpx 发表于 2019-8-19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开始探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探索(注册)  

x

作者:张靖平 简介 https://baike.so.com/doc/6281269-6494727.html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86144805_0_1.html
编者:大家都知道震惊中外的971事件。时隔20多年,大概因为已经过了保密期,陆续有人在网络揭秘了若干细节。简单说1997年前后,中国军方接收到一系列报告,UFO频繁出没中国国境、大跨度侦查,甚至无视警告,穿越军事禁区,并有半个月徘徊在北京上空,引发军队高层震怒。由于UFO特征不明,军队作出伏击指示,希望能击落,进行研究。当然,那时候并不确定是外星人的飞行器,也许是某些国家的高科技侦查器。
1997年在山西大同的原28军大院,遭遇了一艘坠毁的飞碟,并目击了其中的外星人。中国著名的飞碟外星人调研学者——张靖平先生,根据一些线索,中国大同97年夏天飞碟坠毁事件调研报告
目录
一、 目击坠毁飞碟、触摸受伤外星人的卫国来信
二、 对目击者卫国的调查
三、 目击者卫国对事件详细的叙述
四、 我到大同作调查
六、 外星飞碟因何坠毁在大同军营
七、 受伤外星小灰人哪儿去了坠毁飞碟在哪里
八、 对飞碟、外星人重要资讯的遮掩没有法理基础
九、 对飞碟、外星人的遮掩严重阻碍科技进步、社会进步,阻碍人类进步
十一、怎样决定性证明外星人来到了地球
十二、主动联系外星人的四种方法
十三、外星人研究需要更广泛的国际合作
十四、假如1947年证明外星人来到地球了
十五、解密进行时人类期待中
十六、星际时代新展望
在去年(2017年)12月份,我对1997年夏发生在中国大同市郊飞碟坠毁回收、外星小灰人重伤受到医治事件作了调研工作,现在报告情况如下 。
一、目击坠毁飞碟、触摸受伤外星人的卫国来信
去年(2017年)12月初的一天,我的电子邮箱中收到一封特别来信,我仔细阅读,是一位20年前在山西大同市当兵已经退役的军人写给我的,信中简单讲述他的令世人震惊的目击坠毁飞碟、触摸受伤外星小灰人的经历:
张靖平先生,您好!
我向你反映我当兵的时候亲身跟外星人第三类接触的事情。希望能够跟你联系!
外星人是百分之百有,中国大陆就有目击者,而且还接触过,这个我绝对的相信。
1997年我在山西大同市28军当兵的时候,就亲身经历过一个飞碟掉落在我所在军大院里面。

那天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听见外面有树断了的声音,跑出去一看,外面有一艘不是很大的飞行器,飞行器外面有两个长的不是很高的小个子,脸上全是毛,脸型酷似老鼠,我走过去的时候有一个还没死,另一个趴在地上没动静了,不知死活。
那个没死的抬起头对我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吓得赶紧报告给了当时在外面巡逻的警卫连,后来飞碟被他们转移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也没出操,整个军大院里面的人全部都搞内务,待在各自的连队不准出来。这个飞碟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的,当时看见的战士还有很多,他们肯定被下了命令不准在外面乱说。
其实象这样的目击事件和实物飞碟的证据多国肯定是有,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和怕引起公众的恐慌,所以消息都被封锁了。
这起事件我可以以我人格担保,真真切切在我身上发生过,没有半句假话!况且看见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当天警备连的战士也有很多看见的。希望那些退伍的警备连战友们看见我的描述后,勇敢的站出来说出你们也亲身看到过的一切。
卫国(暂时化名,真名以后公布)
2017年12月某日
收到这位退役士兵(我在这里给他起个化名就叫卫国吧,以下就称呼他叫卫国,以后适当时机会公布他的真姓实名)的来信,我对他的目击很震惊和惊奇!
我早在1997年夏天及此前就听两个可靠朋友讲到部队回收到坠毁飞碟的事情,说是在内蒙古坠毁的,我当时还特地买了内蒙古的地图,在地图上描来描去分析,想自己去内蒙古找寻坠毁飞碟的详情。
但是内蒙古一百一十多万平方公里太大了,又没有确切的目击证人报告情况,以缩小调查范围,就只能作罢不去调查了。
于是我及时回复了卫国,感谢他向我提供的目击情况,希望他给我提供他的个人简介和更详细的目击情况。
二、对目击者卫国的调查


我和卫国在他家乡的合影,左是卫国
过了5天,卫国回复了我,给我简单介绍了他的个人情况,工作及地址等,还更加详细的讲述了他97年夏天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目击坠毁飞碟和外星小灰人的情况。也回答了我对他当兵经历的一些疑问。
我问他能不能记得是1997年具体哪个月份哪天发生的这事情,他说这事过去了20年多了,时间太久了,真的有点忘了,印象是在夏天发生的。
于是我提醒他去单位查查他的人事档案,看看他究竟是哪年哪月当兵的?哪年哪月退役的?他答应了我。
这时我就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亲自去南方卫国的家乡和他见面,当面向他调查核实此事。看他能不能为我提供进一步的证据,打消我对他经历的一些疑问。
过了一周,我没告诉卫国,就直接去了南方他的家乡,要向他当面调查此事。
当我坐车快到他家乡时,我告诉他下午某时到他家乡,我入住后告诉他我所住的酒店。收到我来调查的消息,他有些惊讶,不想说这事,但要尽地主之宜带我游览当地,也敬佩我对这事的认真!他告诉我他把工作安排一下就到酒店来见我。
卫国安排好单位的事情后,不一会就来到了我住的酒店。简单的打过招呼后,我们坐下交谈。
我先问他查看没有查看他单位的人事档案?他告诉我看了,而且复制了一份让我看。
在他的档案中,我看到他详细的经历,档案中很多页都是盖有清晰公章的,包括部队的档案页也盖有部队公章。
他是1980年出生的,从里面的入伍通知书上我看到他是在1995年12月1日被批准入伍的。当时他正读高一上半学期,因为父辈对他人生的规划,便早早入伍了。先是作了三个月的训练,然后到了北京石景山区作通讯兵,又训练了半年。于96年12月份被调到山西大同市下面驻地在一个县的部队当通讯兵。考虑到以后退役后转业好安排工作,就又调到大同市28军军部直属的司训大队三营某连作司机,学习驾驶,训练开车。
重要的是,在卫国的档案记录中,他于1996年12月、97年12月、98年8月三年连续被评为优秀士兵。这是他三年当兵经历中可圈可点的事情。他是1998年10月份28军撤编前首批退役的士兵。在和他简单的见面交流中,我看到他的耿直直爽,也看到当兵对他的影响。
三、目击者卫国对事件详细的叙述
看完他的档案,打消我对他当兵经历的一些疑虑。进入我对他1997年夏天特别经历的调查正题。结合当时我对他的调查录像和他给我的一份文字叙述,详细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听听卫国的第一人称叙述。
那是1997年夏天,当时我在山西大同市28军当兵,我亲身经历过一个UFO掉落在我军大院里面。那年我17岁,在司训大队三营服役,训练做司机,正是在军大院里学开车的时候经历这个事件的。
一天晚上(具体哪天忘记了)外面下着大暴雨,雷打的很大很响,而且很连续。晚上11点多的时候雨基本停了。部队晚上9点熄灯睡觉,白天训练了一天大家都很累,基本一熄灯都睡得很香。我到夜里11点多了还醒着,是被外面很大的雷声吓得基本没怎么睡着。正因如此,后来雷雨停了,我听到了外面有树倒下的大声响,觉得很不正常,所以才起床出去看了看。
出去到院子里,借着后院厕所前的路灯光一看,就吓了一跳,因为外面的景象从来没见过。
前方有一艘不是很大的飞行器,形状就像广播局接收电视信号那种天线锅,两个扣在一起,圆盘形状,银白色的,但比那种天线锅大很多,没电影那样描述那么特大型。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形象地用多少米来形容这个东西,只能用我觉得差不多的东西形象的代替,就是比接收信号的那种天线锅大几倍的样子。
这个圆盘飞行器外面趴着两个长的不高的小个子,脸上全是毛,脸型酷似老鼠,但嘴部不尖。因为满脸是毛,我看着象老鼠。
我走过去的时候一个趴在倒地的树枝上没动静了,好像已经死了,另外一个抬起头对我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当时发现他们的时候不是一下子就走过去,因为害怕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是离他们对面有点远的地方一直看着他们。
那个还没有死的生物发现我的存在后,用手示意我过去,我才战战兢兢地,用那种走一步又很怕的那种姿态走过去的,表明我对他没有威胁。
当时我为什么敢上前去呢?因为入伍以后我接受的教育就是:遇事勇敢冲上去!
他当时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但是说话的声音却很洪亮有力。他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喉咙发音,我听的很清楚,跟我们人类说话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他说些什么!
当时我战战兢兢走过去走到他跟前时,他忽然抬起左手抓住了我的右手,比较用力,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看到他的手上全是毛,我用左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右肩膀,感觉他穿的银白色的衣服是冰凉的,我边拍他肩膀边安慰他大声说——也不知道他听不听懂:“你有没有什么事?我找人来救你!”然后我就跑到外面叫人去了。
我当时叫起一个已经睡觉的训练我开车的班长一起去看过。我记得这个班长老家应该是大同本地的。他当时去看了以后吓得自己跑回宿舍床上去了,还叫我不要多管事。
我看他不愿意管这事,我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就找了在军大院巡逻的警备连的那些班长们,我告诉他们后院中掉下来一只飞碟。我带他们去看到这个飞碟的时候,他们吓得立即卧倒在在地上不敢动,说: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他们都这样怕,我自己也害怕了,我就告诉他们:“这事最好报告首长处理,这里没我什么事情了,你们处理吧!”。就直接跑回宿舍上床去了。当晚后来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没有按照惯例没出操,整个军大院里面的人全部都搞内务,待在各自的连队不准出来。我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是和昨晚上发现的那个奇怪的飞行器和未知生物有关。
当时这个飞碟就像一个碟子停在地上,有冒烟,现场有比较刺鼻的气味。倒下来的树砸在这个飞碟边上。这个飞碟的直径估计约6米大小,高约2米。


当时没注意看飞碟有没有门,因为我过去的的时候两个外星生物已经躺在飞碟外面,飞碟的门开着,我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没敢深看。能动的那个外星人在门正前方,离门很近。我当时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外星生物身上,内心当时的状态是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会出什么意外。
这两个外星人当时一个爬在倒地树的树枝上一动不动,所以我认为他可能死了。另一个趴在地上但还能抬起上身和我打招呼,还能说话。
他们身上穿着衣服,银白色的,我摸了一下很凉。不知道是不是宇航服。趴在树枝上不动的那个带了帽子,说话能动的这个没有戴帽子。
因为他们都趴着,所以不知道比较精确的身高,但觉得他们都很矮小,身高也就到我的腰部(卫国身高约1.70米,所以推测两个外星人身高也就约1米)。
印象中他们的眼睛很小。整个脸型的轮廓有点像老鼠的样子,脸毛茸茸的,手上也长满毛。没看到尾巴。
这个飞碟不是我一个人看见的,我的班长看到了。当时看见的还有多个巡逻的警备连的班长。我当时才17岁,生怕这件事情会给我带来什么致命的伤害,所以一直都不敢声张。
我为这个事情过了两天还问过警备连和我相处很好的一个江西战友,他很惊讶的问我:你怎么会知道这事?他说不要到处乱说,乱说会被开除军籍的。跟他聊完后,我是再也不敢乱说了。
第二天我们被下令不准出操,全部在班上搞内务整理,也不准随便在外面走动,那天上午出车训练都没去,中午吃饭以后才能够自由活动。
我到现场看了,那两颗树没转移走,但被移动到靠近墙边附近,旁边有个我们经常打乒乓球石头做的台子不知何故倒塌了。现场泥地上有很多脚印的泥巴,很杂乱的。但也想象不出是这飞碟的事情引起,除了我自己基本不会有人往这方面想。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的口述和描写,都是真实的。我对此负责可以声明,不存在任何虚构和造谣的成分,只是我亲身经历的回忆。
我目前在单位上班,生活比较悠闲与知足,不会没事找事哗众取宠以骗人为乐。因此公开这段回忆对我而言不存在任何牟利或者博眼球、要出名的欲望。
因为我的文化水平并不很高,写长篇大论并不擅长,有一位北京据说是媒体的朋友也详细问我此事,另外和朋友的交流,也让我回忆出了之前自己曾忘记但印象中又曾确实发生过的内容。如果我自己一个人写可能一些隐藏的细节很难记录下来,自己也很难顺畅地表达内容。
我之所以鼓起勇气把20年前我亲身经历的那一幕真实的情况公开,一是刚才说的就是原原本本、实事求是地还原真相。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存在,这不是幻觉、不是假象,而是真实存在于人们身边的,需要科学进一步探索与发现的,这对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而言,都很有价值,对我们中国而言,也是有重大的科研意义和社会意义。
我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人、退役军人,有责任以实话实说讲出来为社会的进步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二是希望借此机会,能找到当年和我一同看到那种震撼场景的战友们,包括当时部队的老领导,大家一起来把真相揭开,从而给科研工作者和社会大众传递真实的信息。
特别是当时部队的老领导,他们可能更熟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战友们肯定汇报给了他们,应该是他们下令将现场清理。所以说老领导们应该掌握更多线索与资料。
以上就是我对整个事件的回忆和叙述,以及自己公开事实的原因。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看到的、经历的是什么。那个圆盘也许是一种新式的科研工具,那两个矮小长毛的生物也许是传说中的外星人,也许是一种地球上未发现的新型生命体。但无论如何,这对我和我的战友而言,都是未知和神秘的东西,相信对社会绝大多数人而言也是如此。因而我自认为,我的回忆和记录是有意义和价值的。
请广大科研工作者、专家学者、媒体朋友、社会人士和UFO迷们批评指正!
卫国朴实真诚地详述亲历情况,我初步作了调查,当晚和他一起吃饭聊天,他陪着我在县城逛了逛。
第二天上午,我又就昨天忘了问他的几个问题向他作了调查,并录了像。调查结束后他开车带我到他家乡的风景名胜游玩。中午时我们又返回县城吃饭,在一个特色餐厅点餐时,遇到他同单位的两个同事。在我眼里,遇到他同事就补充了调查。我和他两个同事的聊天中,我知道这两个同事也是不同年份不同地方的退役军人,转业安置到卫国所在单位工作的,卫国所在的单位安排很多转业军人工作。
吃完午饭,我要坐车踏上归程,卫国开车送我到车站,路过他单位大门前。
四、我到大同作调查
从卫国家乡调研结束回到北京,我就计划去97年飞碟坠毁地大同作调查。
我是这么想的:卫国当年当兵的28军,因为裁军在1998年10月撤编为一个师,又在2003年撤编为一个旅,两次撤编大大的缩小了大同驻军的规模(这是因为苏联解体和中俄友好,大同的军事重要性降低了,古代以来,大同就是军事重镇)。
我分析当年的28军军部会不会伴随军的撤编、师的撤编,把军部用地移交给地方了呢?如果移交给地方了,我就可以很方便到当年飞碟坠毁地点作调查了。
回到北京几天后,我就坐车到了大同。那天上午,我乘车到了原28军军部所在地,一看,这里还是大军营。问路上退役的军人,才知道28军老军部还是部队用着呢,只是里面拆除了部分建筑。
说到这个军营,在去年12月份末这次去大同调查以前,我曾两次到大同时,到过这个地方附近,只是想不到我近在咫尺的地方,曾经坠毁过飞碟!


原28军军部后墙外离此处不远就是97年夏天飞碟坠毁地点
看着守着军营大门的解放军岗哨,我真想走过去试一试,看能不能进去了解情况。但从我1998年11月、1999年1月两次到沧州空军基地,调查空军战机98年10月19日晚追击飞碟的经验来看,我作为民间调查人员没有军队的介绍信和许可,当地驻军不可能接待让我进军营作调查的。
编者:28军裁撤后,推测此地应为现在的27集团军摩托化步兵第82旅驻扎地。
军营之内是部队属地,军营之外是地方的。于是我就绕着偌大的军营的外墙走了一圈,真大。还是看出一些线索来。一个是这个军营内外植的主要是杨树,冬天里光秃秃的,也不好分辨是哪种杨树,有大叶杨和小叶扬,树径粗细不一,粗的直径有三十公分左右,树高在十几米到二十米以上。所以我推测当年倒在飞碟旁边的两颗树可能就是杨树。这个军营后墙内外都能看到杨树。
观察杨树,就是看看当年飞碟会不会是因为低空飞行撞击到杨树坠毁的,应该不是,因为这杨树也就二十米高不算高,树梢细疏,飞碟应该不是低空飞行撞击到杨树坠毁的。所以当年坠毁飞碟旁边倒下的两颗直径约三四十公分的树,应该不是飞碟坠毁的原因,推测是飞碟坠落过程中撞到的。
走到军营后墙外,从西向东走不太远,看到军营内有一个厕所,应该就是20年前卫国所在后院的厕所,卫国叙述,当年飞碟就掉在厕所前约十米外的地方。因此能推测出飞碟当年的坠落地点。
有趣的一件事情是,我当天在军营后墙外从西往东走时,看到东边的墙上有两个战士或工作人员,从东向西正在布设崭新的蛇卷式铁丝网呢!以更换原来那些多年已经生锈的直拉式铁丝网。
我推测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快元旦过新年了,部队要更换铁丝网;另一个更可能原因是:卫国12月初在大同吧发了20年前在大同28军军部坠毁飞碟的消息后,部队可能听到了风声,也可能有不明人士到军营附近活动了,驻军为预防意外发生,在墙头布设新的铁丝网防备呢。
同时我在这里重重奉劝大家一句:军营不同于民间设施,是国防单位。所以希望好奇者不要干出爬军营墙头这样的蠢事(飞碟早就不在这个军营里了)!另外,如果没有总参部门或陆军司令部的介绍信或批示,当地驻军不可能接待调查或采访的!还有就是,这事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经历此事的部队老领导、战士等都已经退役或转业或退休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大同的驻军很可能没有了知道20年前飞碟坠毁事情的军官战士,所以找过去也没用了。
五、中国三起飞碟坠毁事件能合并为两起
2007年我在博客中披露过两起可能发生在中国的飞碟坠毁回收事件,其中一例说到:1994年8月后的某月(具体时间有点记不清楚了),我认识的一位重要特别的朋友是当时我国某部长的朋友,他为该部长直接服务过。
在该部长家中谈到UFO话题时,听说1994年在我国内蒙古某地,坠毁了一架飞碟,被部队回收了……现在可以说了,这位我说的部长就是已经在2011年去世了的朱光亚先生,我此前没有披露他的名字。
他是中国两弹一星元勋,曾任中国科协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主任,他那里得到的消息应该是高度可信的。
因为如果中国真的发生过飞碟坠毁事件,回收后可能征询他的意见和看法。我前些时间又联系他一次,问他在朱光亚家中听到的是飞碟坠毁回收呢?还是仅仅是飞碟着陆?答复是明确的:是飞碟在内蒙坠毁被部队回收……


图片说明:中国回收到坠毁飞碟这事,政府一定会征询钱学森和朱光亚两位著名科学家的看法意见 这也是朱光亚先生是知情人的重要原因。朱光亚早期参与领导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研发制造工作,是中国国防科技工作重要领导人之一,1999年担任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主任,回收的飞碟很可能就存放在他曾经领导下的一个国防研究机构里。
另外一例是1997年7月份,我认识的一位叫李某某的UFO发烧友,他当时在公主坟附近的一家高科技公司上班,这个高科技公司和军队方面有业务往来(公主坟附近有很多陆海空军重要单位)。
一次,李某某和他所在公司总经理宴请一位解放军少将(2007年我发文章时这位少将已经退役了),吃饭时我的朋友李某某无意间说到他对飞碟、外星人现象很感兴趣,这位少将接过话题说:UFO中国军方也在研究,前不久在内蒙古坠毁了一架,被部队回收了……
最离奇的是,我的这位朋友李某某这之后不久,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他通过朋友(估计还是那位解放军少将)找到了回收飞碟的存放单位,就在丰台区某研究机构内,说已经约好了时间,过几天能去看看呢。
我当时不相信这事,我觉得就算李某某认识重要人士,人家也可能没法带他这位民间人士看回收的飞碟!看他大咧咧的样子,我怀疑这背后有坑有陷阱……
几年后我再次偶遇他时,我没问他看没看见飞碟,他也没告诉我,他只是说那位解放军少将已经退役了……我为啥当时没问他看没看见回收的飞碟?因为我不信有人能带他看到,现在我相信他真的可能看到了!我后来这次见到他时,他已经离开了原来的高科技公司,自己开店做生意了。
这样看来,朱光亚先生说到的内蒙古坠毁飞碟被部队回收了,还有解放军少将说到的内蒙古坠毁飞碟被部队回收了,这两件飞碟坠毁事情很可能是一件事情。
1994年8月前后我听我朋友在朱光亚家中听到内蒙古坠毁回收过一架飞碟,我分析这事高度可信。
于是当年我买了一份内蒙古地图,研究这飞碟坠毁到哪里去了?打算有进一步的线索出发去内蒙古作调查,我当时确认这事不是发生在内蒙古东北部,应该是靠近呼和浩特这边,但是没有进一步线索,我分析认为真要是飞碟坠毁在内蒙古,回收的部队会封锁消息,外人不好知道,而且内蒙古一百一十多万平方公里,太大了,没线索没法去找,只好放弃调查了!
上面两则发生在中国内蒙的飞碟坠毁回收事件的消息,一则是我的朋友从朱光亚先生那里听来的,一则是我的朋友李某某从解放军少将那里听到的,消息来源都比较可靠,有很高的可信性。这两件飞碟坠毁回收事,可以归并为一件事,就是1994年上半年有一架飞碟坠毁在内蒙,被解放军回收了。那位解放军少将说到的坠毁回收飞碟,应该是1994年坠毁在内蒙古的这架飞碟。
这次去年12月初退役战士卫国联系我说他是97年夏天山西大同28军军部飞碟坠毁事件的第一目击者,还亲手触摸过重伤在地的外星小灰人。经过对他的见面调查,我研判他说的是实情。这样看来,大同28军军部飞碟坠毁事件最新的一起,这起飞碟坠毁事件中解放军救治了受伤的外星小灰人。
这样,内蒙坠毁飞碟的两起合并为一起,大同28军军部的是另外一起。期待国家公布以后了解真相了!从事件发生时间上,没法归并为一起飞碟坠毁回收事件,内蒙是内蒙的,大同是大同的。
最重要的证据是大同28军军部飞碟坠毁事件有第一当事人卫国,他当晚第一个看到了坠落在地面的飞碟,还看到两个一个或者已经死亡、另一个严重受伤的长毛的外星人小灰人,他触摸了受伤的那个!找来警备连的巡逻战士接管了此事。

来自群组: 江苏南京联络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