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平台

中国UFO研究

 找回密码
 探索(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阿米—星星的小孩

[复制链接]
現在 发表于 2020-2-8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开始探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探索(注册)  

x
星星的小孩  提取码:dd2w
爱的文明  提取码:zr2y
宇宙之心  提取码:ujap



目录
序言
第一部
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外星人
第二章在星夜的海滩飞翔
第三章幸好谁也不知道
第四章噩梦式催眠
第五章坐飞碟兜风去
第六章我的心有多亮 ?
第七章带我去月球
第二部
第八章不打不相识
第九章宇宙的基本法则
第十章星际舞蹈表演
第十一章水中世界
第十二章心灵电影院
第十三章蓝色佳人
第十四章一颗长了翅膀的心


 1、从天而降的外星人

  一切都是从去年夏天的某个午后开始的。地点是在海边一个宁静的小村庄。我们几乎每年都陪奶奶去那里度假。

  去年我们在那里租了一间小木屋;院子里有几棵松树和一大片灌木丛,小花圃里种满了鲜花。小木屋在村庄的外缘,靠近海边,有一条小径直接通往沙滩。

  奶奶喜欢在夏天快结束时过去,那时观光客已经比盛夏时减少许多。奶奶说,夏末度假比较安静,也比较便宜。

  有一天傍晚,天色渐渐黑了,沙滩上空无一人.我独自坐在高耸的岩石上,眺望着大海。突然间,有一道红光从我头上画过。当时我心想,会不会是新年时放的那种庆典烟火?

  但是,那道光突然向下掉,还不断地变换颜色,冒出火花。等到它沉得很低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不是烟火,因为它正逐渐膨胀,变得像轻型飞机那么大--也许还要更大一点。

  最后,不明物体掉进海里,距离海岸大约五十公尺,恰巧就在我正前方,可是掉下来后却毫无动静。

  我以为自己目睹了一次空难。我抬头搜寻天空,看看有没有降落伞从天而降--没有,海滩上仍然是一片宁静。

  我有点害怕,想尽快逃离现场,找人诉说刚才发生的怪事。不过我还是等了一下,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

  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飞机坠落的地方浮起来一个白色的东西--我定睛看清楚后,发现那是一个人朝着岸边游了过来。我猜想应该是飞行员吧,他终于死里逃生。我在岸边等着他逐渐靠近,或许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他游得很快,我想他大概没受什么伤。

  他离我愈来愈近,我发现他居然是个小孩子!他游到岸边的岩石旁,友善地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

  我想,他一定是因为得救了而感到高兴。他的情况看起来似乎不算太惨,让我稍梢放心了些。

  他爬到岩石上,甩甩头发上的海水,调皮地挤挤眼睛,我才松了一大口气。

  他在我身旁的石头上坐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望着天上闪烁的星星。

  他看起来年龄跟我差不多大,也许小一点。他的个子比我小,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防水紧身衣--所以没有被海水沾湿;脚下套着一双厚底白皮靴,胸前佩戴着一枚金色徽章,上面镂刻着一颗长了翅膀的心。金色的腰带上系着一些像是随身听的仪器。腰带中央有个闪闪发光、非常漂亮的大扣环。

  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被迫着陆。”他笑着回答。

  他的眼睛很大,看起来很友善,只是说话的腔调有点怪。

  我猜他是坐飞机从别的国家飞来的。他是个小孩子,我想飞行员一定是个大人。我问他:“飞行员的情倪怎么样?”

  “没事,就坐在你身边啊。”

  “什么?!”

  真是太神奇了!这个小孩好厉害,他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可是已经会开飞机了!我猜他爸爸妈妈一定很有钱。

  夜晚逐渐降临。我觉得有些冷。他发现了,因为他问我:“你冷吗?”

  “有一点。”

  “这种温度很舒服,”他笑着说:“我不觉得冷。”

  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晚间的气温其实很舒服。

  我问他来这里做什么。他望着星空回答说:“完成任务。”

  我心想这小孩应该是个重要人物,不像我只是个来过暑假的小学生。他身负重任,搞不好还是情报工作。我不敢多问是什么样的任务。他身上的一切都很奇特。

  “如果你爸妈知道他们买给你的飞机摔坏了,会不会生气呀?”

  “飞机没有摔坏啊!”他笑着回答。

  “飞机没有失踪吗?没有摔坏吗?”我不敢相信。

  “没有啊。”

  “飞机掉到海里还捞得出来吗?”

  “捞得出来的。”他友善地看着我,又继续说:“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罗。”

  不过我开始有点不高兴。他不直接了当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自顾自问我其它问题,让我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我不高兴的样子,好像让他觉得很有趣。

  “亲爱的彼得罗,别生气,别生气!你今年几岁?”

  “快满十岁了。你呢?”

  他轻轻地笑了,他的笑容让我想起小婴儿被呵痒时的表情。

  我觉得他因为会驾驶飞机所以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有点不高兴,可是他那么亲切,让人觉得很愉快,我没有办法认真对他生气。

  “我的年纪比你想象的要大很多。”他笑得很开心。

  他从腰带上解下一个长得像随身听的仪器,那大概是个计算器吧。他启动开关,机器屏幕上出现了一些诡异的发亮符号。他按了几个按钮,看看屏幕上的数宇大声笑着说:“不行,不行。要是我说出我的真实年龄,打死你也不会相信的。”

  天色全黑了,一轮美丽的圆月照亮了大海和沙滩。这个不知哪里来的奇怪小孩带来的谜团让我困惑不已。

  我仔细看看他的脸,他看起来不会超过八岁。可是他会开飞机,刚才又暗示说,他的年龄比我以为的要大很多--他不会是侏儒吧?

  这时,他不经意地脱口而出:“有人相信外星人是存在的。”

  他没头没脑吐出这句话实在很奇怪。看来这个怪小孩之谜的答案就在这里。

  我不说话,思索着这个谜。他注视着我,双眼发出明亮耀眼的光芒,像是反射出天上的星光。他看起来非比寻常地漂亮。

  我记得他的飞机坠人海里的时候已经起火燃烧,他却说飞机没摔坏,真是不可思议。同样令我摸不着头脑的还有他现身的方式、充满诡异符号的计算器、他说话的腔调和服装。还有,他明明是个小孩啊。小孩子怎么会驾驶飞机呢?

  “你是外星人吗?”我忍不住怀疑。

  “如果我是外星人,你会害怕吗?”

  看来,他真的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我的确很害怕,不过他的眼神似乎充满了善意。

  “你是坏人吗?”我提心吊胆地问。

  “也许你比我还坏。”他开心地笑起来。

  “为什么?”

  “因为你是地球人。”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我们地球人不友善。我听了不大高兴,不过我暂时不去理会。对付这个怪人一定要特别小心。

  “你真的是外星人?”

  他笑着安慰我说:“你别害怕!”又抬头指指群星说:“宇宙里充满了生命,好几亿、几十亿个星球上都有生命,上面住着许许多多的好人。”

  他的话语在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妙的作用;当他说到星球的时候,我真的“看见”了那几亿、几十亿个有好人居住的星球。

  我不再害怕了。我决定相信他的话:别的星球上也有生命,他们很友善,不会迫害人类。

  “那为什么你说我们地球人很坏?”

  “在地球上看到的天空好漂亮!在大气层的包围下,天空显得特别明亮,颜色也很迷人。”他仍然凝望着星空。

  我再次感到不悦,因为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且,我不喜欢别人认为我是坏蛋,因为我并不是--刚好相反,我希望长大以后当个野外探险队员,并且在业余时间抓坏蛋。

  “昴星团(Pleiades)上有一种神奇的文明喔。”

  “我们这里不是每个人都坏。”

  “你看那颗星星,它已经生存了一百万年,就快要消失了。”

  “我再说一遍:我们这里不是每个人都坏。你刚才为什么说我们地球人很坏?”

  “我没说,”他望着星空,眼睛闪闪发亮:“真是美妙……”

  “你有说!”

  我愤怒得大声喊叫,才把他从幻想拉回现实。他跟我表妹一样,当她欣赏着自己仰慕的歌手演唱时会如痴如醉,为他疯狂。

  他专注地看着我,脸上没有不高兴的样子。

  “我的意思是,有些地球人往往不如其它宇宙空间的居民善良。”

  “你看!这不就是说我们地球人是宇宙里最坏的?”

  “亲爱的彼得罗,我没有这个意思。”他笑了起来,一面摸摸我的头发。

  这让我更不高兴了。我头一甩,躲开他的手。我讨厌别人把我当成傻瓜,因为我在班上成绩是数一数二的。再说,我就要满十岁了。

  “既然地球上的人很坏,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有没有留意过月亮倒映在海面上是什么样子呢?”

  他又来了,不但不理睬我的问题,还自己改变了话题。

  “你刚才问我有没有注意过月亮的倒影?”

  “对!你发现没有?我们是漂浮在宇宙之中的。”

  我的脑海里浮现一个念头:这奇怪的小孩疯了。显然是这样!他自以为是外星人,所以才会编出一套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现在只想回家。刚刚竟然被他唬得一楞一楞,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大儍瓜

  说不定他只是在寻我开心。什么外星人!我居然还相信他的鬼话!这让我觉得丢脸又生气;既生自己的气,也生他的气。我真想狠狠揍他鼻子一拳。

  “为什么?我的鼻子长得那么难看吗?”

  他竟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吓呆了,不禁又害怕起来。

  我看看他,他得意地微笑着。我不想认输,宁愿以为他猜出我的想法只是偶然和巧合。我的想法和他说出来的话只是刚好一样而已。

  我故作镇定,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说不定他没有骗我,可是我要证实一下。

  说不定站在我眼前的真的是个来自其它世界的人,是个外星人--会读出别人思想的外星人。

  或者这家伙根本是个神经病。

  我决定要测试一下。

  “那我现在在想什么?”我开始想象一个生日蛋糕。

  “有了这么多的证据你还不相信吗?”他说。

  “什么证据?”我不肯让步。

  他伸直双腿,把双肘靠在岩石上撑着下巴。

  “彼得罗,你知道吗?在宇宙中还有另一种不同模式的“现实生活”,是比地球更知性的世界,必须具有知性的聦明才智,才能开启通往知性世界的大门。”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的蛋糕上要插几支小蜡烛呢?”他笑着问道。

  这句话好像在我胸口上捶了一拳。我懊恼得快要哭出来。

  我跟他说对不起,可是他没有生气,反而自笑了起来。

  我决定不再怀疑他的真实身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