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平台

中国UFO研究

 找回密码
 探索(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惊心动魄的空军UFO目击档案

[复制链接]
关注者 发表于 2022-6-4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开始探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探索(注册)  

x
国空军肩负着保卫领空的神圣职责,长年翱翔在万里蓝天,守卫着辽阔疆域的陆军,随时要观察防区陆上或空中发生的各种异常情况,对各种空中现象具有高度的警觉性和敏锐的分辨力,在保卫领空、守卫国土的过程中,多次目击遭遇UFO,本文根据王思潮老师收集的目击资料编辑,提供UFO研究者共同分享,以促进UFO真相的深度研究。

案例1、晒谷场上的扁圆物体
地点:内蒙建设兵团某营房地上空
时间:1971年11月下旬某晚
目击过程:
生产建设兵团某连指战员正集中在连部收听广播,骤然,电灯自灭,收音机发出奇怪的噪音,北边后窗透入一片紫光泻入室内西墙、又逐渐移往南墙再到东墙,发现室外有一个强烈的光源在移动。连长叫大家出去看看,大伙来到室外晒谷场,只见西边50米外的马车道上方200米空中,有一个象小铜鼓似的扁圆形物体,直径约2米,高80厘米,发着紫色强光、自旋着慢慢下降,落在车道附近一片雪地里,在接地时发出湍流般的声响。连长给团部打电话,摇了几次,没有信号,便通知大家带上家伙,当大家回屋取了家伙再到场上,那物已离地起飞,离地三米后骤然加速,闪电般直上云霄,飞驰而去。

案例2、 兰州炮兵巡察遭遇蓝光
地点:甘肃永登县坪城山头上方
时间:1974年10月19日凌晨1时许
目击过程:
兰州部队炮兵某团侦察班长张登洲,在防区流动巡察车炮场时,眼前骤然的明亮起来,整个村庄洒满淡蓝色的光,如同处在晨曦之中,在距离5米远处,一条粗黑线条似的排洪沟,在亮光下清晰可见。其见状大异,急忙四处张望,寻找光源,发现在本班营房东屋后的山头上,浮着一个略呈扁长椭圆形、中间为金黄光、四周为桔红色的彩云一般的发光物体。目测距离约160米,其直径约3米。张登洲既惊异,又紧张,出于警惕,急忙操持冲锋枪,仔细观察它的动向。见该物并非静止地浮在山头上,而是由北向南徐徐水平移动。大约逗留了2分钟左右,才加速向东快速飞去,消失在山背后。村庄又恢复了原来的黑暗,两个值勤哨兵在场也都看到了亮光。

案例3、航空兵夜航训练受阻
地点:湖南长沙大托铺机场
时间:1975年5月4日晚8时左右
目击过程:
航空兵某部夜航大队正在进行紧张有序的飞行训练。突然,数百名在场官兵被一个奇异的不明飞行物吸引住:其头部发红光,后部发蓝光,从岳麓山峰后飞出,由北向南飞向机场上空滑行,速度类似于正在空中飞行的歼击机,无声响,很像一架发动机停转并燃烧起来的飞机,靠惯性维持滑行,冒着火光。瞬间,大家误以为是飞机起火而惊呆了!当时正有架飞机越过机场上空,指挥塔立即下达命令:“××号,请你看一下仪表,飞机工作是否正常?如发动机起火,立即跳伞!”××号飞行员回答说一切正常,并请求返航。
同时,那冒着火光的飞行体已经飞到跑道上空,它形同一列火车车厢,长约20~30米,宽约3~4米,头部隐约显出实体,后部闪着红光和蓝光,似有舷窗。其飞行高度约千余米,飞行速度不是很快,目击过程约5~6分钟,从人们视野中消失。等飞机全部返航着陆,因不明飞行物的出现,飞行训练提前结束。

案例4中国空飞教官二次目击UFO
其一,
地点:中国北方襄汾地区某机场
时间:1978年7月26日晚9时40分,
目击过程:
空军飞行教官沙永考驾教练机飞行时,飞行高度为3千米,忽然在他的飞机上方,发现有二个发光的不明飞行物围绕他盘旋了二周,然后离去。同机学员也目睹了此一现象。当时,沙教官通过无线电向指挥塔询问,塔台的回答是,在他附近并无第二架飞机。
其二,
地点:中国北方候马地区
时间:1979年2月下旬某晚9时10分,
目击经过:
当他驾机夜航越过上空时,又一次看到不明飞行物发着极亮的强光,自南向北掠过天空,速度远高于他所驾驶的战斗教练机,其飞行高度只有1000米左右,为了保障飞行安全,他无法过多地盯着刺眼的发光物体。但是他认为:任何一个飞行员都能清楚地分辨出来,那个发光物体不可能是一架飞机,因为飞机决不允许在超低空做超音速飞行,以避免地面建筑物受到强大的冲击波破坏。

案例5飞行大队长遭遇悬空UFO
地点:新疆库尔洛地区
时间:1979年8月4日20时55分
遭遇经过:
空军某部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张英驾机飞行,在飞机左前方发现一个磨盘大小、银白色、圆盘状的发光物悬浮在空中,圆盘的中心有一个鸡蛋大的圆孔,圆盘边缘规则、清晰、整齐,这个飞行物停留10分钟后,缓缓向东北方向飞行并消失夜空中。塔台人员证实了这一事实。
20天后的一午夜,张英再次在空中遭遇到圆盘形飞行物,其体积比上次大一倍。

案例6、解放军拉练遇庞然大物
地点:宁夏贺兰山区
时间:1979年,
遭遇经过:
解放军某部拉练途中,前头某营话务连青年战士梁洪海、沙振民、梅广平、冯海军等人正坐在道边休息,等待大部队陆续抵达时,目击沙枣林后的山沟里“飘”出来一个有楼房那幺高的庞然大物,官兵们大为震惊。当它飞升到与山顶成水平线时,估计与目击者的距离不超过500米,该物形体就象两只对扣着的碟子,直径约40-50米,高约20-30米,顺时针旋转,两侧各有一团闪烁的桔红色“弧光”,飞行中类似泄出几股浓黑的烟雾,随着光团越转越快,烟雾消散,飞行物加速爬升后,朝着夕阳飞驰而去。次日《宁夏日报》报导了“贺兰山区发现飞碟”的消息,而拉练部队的全营官兵均为目击者。

案例7、舟山大巨岛圆球形飞行物
地点:舟山大巨岛 外高涂地区
时间:1981年6月7日夜23时17分
目击经过:
部队电话班战士章鸣从连队查线回来,发现一发光的不明飞行物正由西北向南飞来,该物呈圆球形,脸盆大小(这是观察到的面积,实际面积估计不清)发绿白色强光,犹如雷电闪光,十分耀眼。“飞行物”实体感明显,轮廓清晰,圆球后面拖着约50米长、带有绿白红黄颜色的尾巴,象火箭喷射状,飞行时圆球不停地转动,无声,高度约 1000至2000米,由西北向西南,经营房上空飞去。最后在暗淡云层中消失。目击时间约3分钟,飞行物出现前后的一段时间里,该地段的收音机无电台讯号,在发电厂电压正常情况下,日光灯无法启动,白炽灯发红暗淡无光。飞行物消失5分钟后,一切恢复正常。另有三人(连指导员任满根,战士王明福、吴建武)同时目击。

案例8发现陪同夜航训练的UFO
地点:华北地区某机场上空
时间:1982年6月18日晚,
遭遇经过:
中国空军飞行员和地面指挥工作人员200余人,进行昼转夜航训练,当时空中有5架飞机、7名飞行员在飞,天空能见度良好。机场上空突然出现异常现象,据目击叙述:“当晚我正驾歼击机在空中飞行,22时零5分,无线电发出噪声,接着罗盘失灵,指针指向了西北方,只见从地平线上射来一束桔红色的光,30秒后,光束消失,出现一个球状物体,竟似中秋月亮大小,它逐渐变大变亮。10秒钟后,突然向飞机正侧面高速旋转而来,呈现一圈圈光环。我向地面指挥员报告,但听不到回答。又过了10秒钟,球体急剧膨胀,瞬间出现一个光罩,转眼间铺天接地,静止地悬在空中。它呈乳白色,边缘光滑整齐,各部对称均匀。它的右下方有一条深色竖长形状的物体。我把飞机升到 8千米,增速,但仍然超不过、摆脱不了光罩。这时听到其他飞机传来的返航命令,我便左转返航,可是罗盘始终指向光罩,光罩里的深色长状物突然消失,有几块黑影从我左右方掠过机翼。10秒钟后,深色长状物又重新出现在光罩原来的位置。返航途中,无线电和罗盘恢复正常。于22时30分安全着陆。整个过程约34分钟。” 机场飞行指挥员杨副大队长说:当时飞在空中的5架飞机、7名飞行员都受到了干扰,地面观察,22时10分,北西方向出现了光罩,它突然膨胀,在离心力的作用下,急剧向外扩展,内部围绕中心右旋,边缘非常清晰、明亮,22时30分,光罩变淡透明, 22 时45分消失。

后续:新闻记者现场采访目击飞行员刘世慧
飞行员目击UFO事件全过程
地面指挥员证实目击情况属实
1982年10月11日晚,空军某部飞行员刘正兴驾机夜航时,发现飞机左后方有一白色发光物体与飞机始终保持2千米距离等速飞行,当飞机关闭夜航灯时,该物体就消失,重新打开夜航灯时又尾随而来。这样重复了多次,与飞机相持近半小时后,从飞机的右上方爬升加 速飞去。

案例9夜航训练目击奇怪“月亮”
地点:某飞行基地
时间:1983年6月13日近午夜
目击经过:
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战机正进行夜航训练,坐镇塔台的地面指挥员是队长肖庆友,战斗机沿着大气中那条看不见的航线,一架架飞向深沉的夜空,完成课目后又依次呼啸着返回机场,训练正井井有条地进行着。近午夜,夜航接近尾声,天上只剩下刚上去的6架飞机了。高度紧张的肖庆友队长稍稍松了口气,也不敢掉以轻心,仍密切地注视着天空。骤然间,空中出现了新情况,北方天空冒出来一个圆圆的“月亮”。这时的月相是下弦月,应该从东方升起残月,此时却出现一轮满月,肖队长感到十分震惊,盯着这个奇怪的“月亮”。从机场北端近距导航台后面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而上升的速度比月亮要快得多,大小像个篮球。肖为了不惊动飞行员,不动声色。从天上与地面的通话中,见飞行员尚未因出现异常情况而慌乱,暗自放心。但在应答飞行员的请示和下达相应指令时,眼睛仍注视着“月亮”的动向……只见“月亮”竟不声不响,旁若无人,沿着它自己的航迹在往这边靠近,越来越感到有点不大对头。为了不引起塔台的躁动,便小声对旁边的飞行值班参谋说:“你看看,那玩意儿是不是飞碟?”
此刻,那“月亮”已渐渐升高,已越出了远处的树尖,而且还在加快上升速度,值班参谋看着越来越高,越变越大,越来越亮的不明飞行物,眼发直了,不由得“啊”了一声,赶紧从塔台侧门冲了出去看个究竟。就在此时,空、地通话的电台扬声器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
“03报告:北面发现飞碟!”
塔台里的人员乍听了都一愣,互相瞅瞅,刹那间,一下子全拥到塔台外面去看飞碟了。
肖庆友虽一再告诫自己要镇定决断,而空中却已发现飞碟!
“05报告:方位290度有飞碟出现!”
“06”的情况似乎更不妙,他的声音紧张得带上了哭腔:“——我是06!我是06!飞碟……飞碟正向我迎面飞来!”
长期的飞行指挥实践,磨练了肖庆友的胆魄和机智。面对天空突然出现的危机,他果断决定,发出命令:
“空中注意,停止课目,全部返航。”
命令下达后,肖庆友回头正要向地面指挥班下达“接收着陆”指示,才发现身后空了。他大吼一声:“回来,各就各位!”
这时,天上的“飞碟”已经接近了塔台上空,它的大小变得像一个巨大的餐桌,能感觉到它中心和外缘部分光线的微妙变化。
飞机一架架落地,投出减速伞紧急着陆,唯有“06”不见踪影,原来他由于紧张,产生了幻视,已经偏离了机场,把城市路灯错当成跑道灯,正要请示“下降”被肖及时发现,命令“拉起复飞,重新校正方向”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最后安全着陆。
飞机全部落地后,肖庆友看到,头顶上的飞碟已经变了样,它越飞越高,越来越淡,大约30分钟后,像一团朦胧的云在夜空里消失了……参加训练的飞行员和塔台人员都是目击者。5天后,《解放军报》发了一则消息:6月13日,我国北方许多地区看到了不明飞行物……(摘自《蓝色芭蕾》)

案例10沪浙沿海地区上空发现螺旋体UFO
地点:上海浙江沿海地区
时间:1987年8月27日晚8时,
发现经过:
该物体开始出现时呈螺旋形光束,顺时针方向旋转,尾部散发着光点,很快变成脸盆大小的椭圆形的光盘,发出黄、蓝二色光,由北向东南高速飞行。海军航空兵一架巡逻机曾予追踪,据驻沪海航某部飞行员毛学忠叙述:“当夜19时30分,我正驾机在空中巡逻,当飞临长江上空时,突然发现右前方嘉定上空有一个亮得刺眼的飞行物体,我立即加大油门,以900千米时速与它成110度夹角,紧紧追赶。此时时钟指在19时57分,我边追边观察,发现“目标”在下降,亮点颜色为桔黄色,后面拖着一条螺旋形尾巴。2分钟后,它又变下降为上升,速度比下降要快得多。又过了45秒,仍未能追上它,只好放弃追踪,请求着陆”。据报导,在该光盘飞经浙江嵊泗岛上空时,岛上发电厂突然停电,一些人带的机械手表也暂停了,


案例11、夜航训练遭遇UFO
地点:青岛海军夜航训练
时间:1992年4月11日晚,
遭遇经过:
海军夜航训练,三架教练机、五名飞行员分别在高空不同方位遭遇同一不明飞行物。中校飞行员陆玉宏与少校飞行员张匡力所驾歼击教练机于17时02分,以航向320度、高度5500米、航速600千米/小时飞往朝连岛上空时,突然发现从飞机后面飞来一不明飞行物,陆玉宏立即向地面报告了这一情况,为了避免碰撞,立即向左转弯、下降高度。据坐在前舱看得真切的张匡力目测,该飞行物有洗脸盆大小、呈椭圆形、四周喷射着红蓝色光焰,尾部有扇形尾光。与飞机同向飞行约6秒钟后,消失在左前方。另一对飞行员中校袁隋忠、少校吴海波,驾同一歼击教练机正以航向160度、航速800千米/小时,飞行在青岛市南4700米高空。从耳机听到陆玉宏向地面的报告,回头一看,那家伙正从左后方转过来,转弯动作非常漂亮、灵活,是任何飞机都无法做到的。只见它象玩儿一样,轻轻一拐,就拐到了我机后侧2000米处。估计高度约在5000米左右、速度约为900~1000千米/小时,形体扁平,飞行规迹十分平稳,无声无息,象个幽灵。伴机飞行6~7秒后,在正前方消失。另一名少校飞行员王亚弟单人驾机以600千米时速、4000米高度、在山东即墨上空由南向北飞,距离较远。听到陆玉宏报告后,引起注意,也看到了这一不明飞行物正向山东平度方向飞去。形状、颜色、飞行特征与大家所见一样。事后记者又采访了机场地面人员,据称雷达扫瞄无反应,肉眼看到的情况与飞行员所述相似。

案例12、夜飞训练二次遭遇桔黄色UFO
其一,
地点:云南某部飞行基地
时间:1996年3月2日22时10分,
目击经过:
空军某部飞行大队进行夜间飞行训练。当二大队长董智强带飞行员周利民驾机飞至曲靖市东南7000米高空时,发现正前方 20千米处(方位东经104度、北纬25度)有一个1.5米高、0.8米宽的桔黄色不明飞行物在不停地盘旋转圈。董立即用无线电向地面指挥员作了报告,另一架由中队长张侍忠带新飞行员顾荣光的飞机也看到了这一情况。董机曾以时速900千米速度予以跟踪,15秒钟后消失。
其二,
地点:云南某部飞行基地
时间:同年3月5日晚22时10分,
目击经过:
飞行干事费国显、杨骞驾机飞临6000米上空时,在同一区域的左前方25千米处,再次见到了不明飞行物。与前次所见不同的是它如排球大,圆形,且不断变换着颜色,先黄、后红、再白,每变一次色间歇5分钟,最后呈五颜六色状,8分钟后,消失在茫茫夜空中。

案例13、空军正常训练见雾状火球
地点:河南南阳 空军基地
时间:1996年7月23日20时17分
目击经过:
驻地空军在进行正常飞行训练时,突发在东北方向上空出现一雾状火球,中间有较强光点,向东南方向缓慢移动。特级飞行员弋春昌、孟庆海目视该物直径约45厘米至60厘米,飞行高度6000至7000米,当时空中除该部训练飞行外,并无其他飞行活动,至20时20分,该火球改向西北方向移动,至20时25分消失不见。

案例14飞行试验训练目睹UFO
地点:河北沧州飞行训练中心
时间:1998年10月19日晚11时30分
目睹经过:
空军某飞行试验训练中心的飞行副团长刘明、飞行大队长胡绍恒透露:这天主要做飞行起落训练,除了白天飞过5个起落,晚上又增加夜航项目,当时负责指挥的李司令员显得有些困倦,收起文件夹正准备下楼休息。
突然,“呜、呜、呜”,一号雷达报警!接着,又有三部雷达报警,空中有一个飞行实体在移动,目标就在机场上空,并迅速向东北方向移动。与此同时,正在工作的地面勤务人员也发现机场上空有一个亮点,开始像星星,后来变成了并排的两颗“星”,一红一白,两颗“星”还在不停地旋转。渐渐地又并成一颗。“星星”大了,像一个“短脚蘑菇”,下面似乎有很多盏灯,其中一盏较大,不停向地面照射。这是什幺?李司令员立即警觉起来。他当即下令查明情况,并向上级汇报,然后请战出击。很快,航管部门证实,此时没有民航机通过机场上空,兄弟单位的夜航训练也已在半小时前结束。“很可能是外来飞行器!”李司令员凭着军人特有的敏感和警惕决定:部队立即进入一级战备。
11时30分,标图员报告,飞行物已移至青县上空并悬停在那里,高度1500米。刘副团长和胡大队长同驾“歼教6”机紧急升空,飞到青县上空,很快发现了那个不明飞行物,它就像科幻片描述的那样,圆圆的,顶呈弧形,底平。下面有一排排的灯。光柱向下照,边上有一盏红灯,整体形如草帽。
“靠近它!”李司令员命令道。刘、胡二人推动油门,离“草帽”将近4000米时,目标突然上窜。二人立即拉杆跃升。当飞机上升到3000米,发现目标已飞到飞机的正上方。显然,飞行物上升的速度比飞机更快。硬拼不如智取。两名飞行员便调转机头,下降高度,佯装离目标而去。那怪物果然尾随而来。飞机突然加力拉起,一个筋斗倒扣,想以此来抢占制高点。但当飞机改平飞时,却发现目标像幽灵一样,早又上升到高于飞机2000米的位置。刘副团长打开扳机保险、套住瞄准光环,请示“司令员,干掉它吧!”,李司令员沉着地指挥道“不要着急,先看清楚是什幺”。
于是他们追呀追呀,可就是追不上那个飞行物,当飞机升至12000米时,目标已上升到20000米高空。这时飞机的油量表指示告警,李司令员果断命令飞机返航,地面雷达继续跟踪监视。当另两架新型战机再准备出击时,不明飞行物不见了。当时地面目击者除地勤人员外,尚有当地群众140余人。(《河北日报》报导)



案例15驾机追踪UFO
地点:中国南方某地
时间:1999年3月初,
事件经过:
南方某空军部队李司令员披露:当时有“两位有精湛飞行技术的飞行员几次追踪逼近不明飞行物,发现这个碟形不明飞行物下部有一圈绿色灯光,其中有一盏红灯,它的正下方伸出两根光柱向下照射。令人吃惊的是,这两根明亮的“光柱”并不像我们平常见到的光柱那样,一直照向远处并扩散开,而是像两根发光的实体,从不明飞行物下部伸出来后,在一定长度上便截止了。至少在今天,人类还没有掌握如此先进的控光技术。”曾问李司令员,不明飞行物是什幺形状,他伸手捏起了茶几上的茶杯盖说:“就是这个样子”。

案例16开饭时间众人目击UFO
地点:重庆大足机场
时间:2001年3月22日下午17时55分,
目击经过:
空军某部正在下午开饭时,接到雷达团通报:“在大足机场以北30千米上空,发现三批分别向北和向东移动的不明飞行物。该部立即于18时02分果断下令:“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来不及开饭的官兵们当即放下碗筷,迅速进入临战岗位。
指挥部向成都军区空军报告了情况。军区空军首长接到报告下达命令:“令雷达团继续监视,判明情况;令该部立即派人与地方联系,共同侦察;指令副部队长王安石亲自到该部指挥警戒系统组织指挥。
该部按命令迅速与重庆公安部门进行了联系,共同侦察不明飞行物;并提醒民航部门注意航班安全。
18时20分:在大足机场30度方位、距离65千米处,第一批不明飞行物自动消失;18时47分:向东移动的第二批不明飞行物,在大足机场10度方位、距离65千米、高度3000米处消失;20时00分:经过二个多小时、行程130多千米、且高度忽高忽低的第三批不明飞行物,在南充上空1800米高度处消失。(《重庆晚报》报道)

案例17夜间返航遭遇UFO
地点:重庆大足机场
时间:2002年6月30日晚22时10分,
目击经过:
空军某部进行夜间飞行训练。当完成课目的返航战机飞临大足机场上空600米高度时,突然发现在同高度右边400米处,有一架亮着黄色灯的“飞行物”在与他平行飞行。飞机拐湾时,该飞行物又紧随至他的左边平行飞行。飞行员立即向地面指挥员报告这一意外情况,询问:“旁边是否有别的飞机飞行?”指挥员回答:“没有。”飞行员心里一格登,迅即驾机着陆。
着陆飞行员尚惊魂未定,一幅奇异的景观随即出现,空中的“飞行物”突然发出一束锥形光柱,像探照灯一样照射着机场地面。目睹全过程的飞行大队韩教导员事后告诉记者:这一幕平时只有在科幻电影中才能看到,机场上空突然出现的亮光,起先像探照灯向下照射,非常明亮。然后亮光逐渐变淡,最后像一片白云逐渐消失。整个过程共持续了8分多钟。机场官兵都仰望到了这一突然而至的“天外来客”。(《重庆晚报》报道)

案例18、某部队工程兵近距离接触
地点:湖北十堰市某工地
时间:1972年10月26日傍晚,
事件经过:
某部安装一团三营王殿明,下班后由工地骑自行车回宿营地。途中,猛见前方相距60米处有一“白色物体”从地面徐徐升起,离地约5米高后贴地飞行。该物呈上圆下扁的半圆形,周边有一道菱形的绿色光环,并闪烁着无数彩色光点,在漆黑的夜色衬托下煞是好看。王殿明在好奇心驱使下,加速蹬车,想追上去看个究竟。及至蹬上高坡,看清该物竟有房子那幺大,可是“白色物体”对他的友好追踪却不表欢迎,先后两次向他射来刺眼的白色“气流”,将他击下车来,然后加速飞离,瞬息即逝。王受击摔倒后,感觉脸发烫、两腿发软、体温骤升,勉强回到住地,觉得眼不听使唤,口渴饮水,水竟从嘴角漏出,拿镜子一照,发现嘴歪了,眼也斜了,高热全夜不退。当地医院因不明病因,难以对症施治。后经组织批准,转送北京空军总医院诊治。

案例19驱车拖炮围捕UFO
地点:克拉玛依油田
时间:1978年6月的一天清晨
事件经过:
一支全副武装的解放军部队,驱车拖炮,正向克拉玛依油田地区的一个戈壁草滩全速前进。途中接到油田总部“发现一银白色不明飞行物在油田区着陆”的报告而奉命前来武装围捕的。据油田总部反映:在戈壁草滩上发现的一个银白色、发亮的圆盘形物体,它既无螺旋桨、也无向下喷气的发动机,却十分灵活,忽而升起,忽而着陆,既无声响,也无烟尘,行动怪异,动机可疑。当部队接近目的地时,还看到该银白色圆盘形飞行器赫然停泊在草滩上,当部队作好战斗准备,向“目标”展开队形,包抄合围时,“目标”却骤然腾空飞升,犹似离弦之箭直射蓝天,瞬息登临万米高空,向遥远的天际飞驰而去,转眼便失去踪影。措手不及、一弹未发的指战员,反成了行“注目礼”的“欢送仪仗队”。眼看着“目标”消失,围捕不成,部队只得回营复命。
多年来,中国军界目击遭遇UFO事件层出不穷,以上仅是已公布的案例,未公布的案例还要多得多。据军方声称:仅在96、97两年,发生在我国西北、华北地区上空的不明飞行物目击记录就不下百余起。我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都对之进行了严密的监控,设防在各地的雷达站一经发现,立即锁定目标,跟踪监测,将活动轨迹记录存案,并及时报告了最高军事当局。为防不测,也曾多次出动歼击机、高空侦察机紧急起飞,进行追踪观察。但都因追赶不上、靠近不了,无功而返。UFO着陆或低飞,除非负有接触或绑架使命,一般都不接近地球人群,凡是有目击者主动接近,被某种光束击倒或致瘫(定住身体)的案例,在西方已屡见不鲜,中国居然也发生了。依据飞行特征和航拍照片判断,此类不明飞行物均属“实体”飞行器,但决不是目前已知的常规飞行器,空中遭遇也均因无法确认而难以处置,因而给国防安全造成了隐患。中央领导曾多次指示要尽快弄清真相,确保国防安全,为此军方十分关注UFO研究。



181433726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