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平台

中国UFO研究

 找回密码
 探索(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读《我与UFO外星人的情缘》有感

[复制链接]
陈承坤 发表于 2015-8-12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开始探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探索(注册)  

x
                                                                                          

                                                                          读《我与ufo外星人的情缘》有感                                                                          ——东南大学  陈承坤

     前言:

       年初拜读金帆先生大作《我与ufo外星人的情缘》,以及“世界ufo华人联合大会”主席孙式立先生为该书所作的序言后,不由的盘算写篇读后感,想把自己愤懑着他的愤懑,感伤着他的感伤;热爱着他的热爱,困惑着他的困惑;憧憬着他的憧憬,期待着他的期待;欣喜着他的欣喜,执着着他的执着的复杂思想与情感表达给他。却又纠结,自己各方面知识水平有限,且没有写作这方面题材文章的经验,挂一漏万、词不达意等等都是难免的。再说平头百姓,写什么读后感,会否弄巧成拙,反而有损金帆先生大名。

        这一纠结半年过去。近期再次捧读了金帆先生大作,寻思还是该写几句感悟之言。藉此表达我这个曾经近距离目击过飞碟、深谙外星生命委实客观存在的另类人,对长期在ufo研究事业中做出非凡业绩的金帆先生的由衷崇敬之意,也想从金帆老师处再行讨教,又可借机与网友交流我的粗浅心得。

        金帆先生与ufo的结缘,偶然中也饱含着酸楚。事情起因于那场浩劫年代的末期,在天安门广场暴发了反抗“四人帮”倒行逆施的群众运动,被当时的四人帮定性为反革命事件,继而全国各地掀起一股抓“反革命”高潮。不久在大连市召开动员大会的当晚,就开始拉大网,作为一个善良的普通公民,半夜里金帆就不明不白被网进了拘留所,竟然成为一起荒唐错案的牺牲品。等到沉冤昭雪,无罪释放,他已在牢狱中消磨了三年半宝贵时光。邓小平重新主政,中国终于迎来改革开放新时代,压抑了多少年的人们,思想得到了解放,报纸开始登载过去不敢触及的一些领域,ufo这个外来的名词登上了人民日报,ufo——飞碟世界四大之谜,多么神奇话题,一下子便抓住了金帆这颗几乎麻木了的心,他在大学是学物理的,对这样的课题有着自然的亲近感。与天打交道与世无争,没有人间的烦恼,可能还能为人类科学进步做出贡献呢。他认为这或许是苍天赐给自己体现人生价值的机会。自此便如饥似渴到处寻找有关ufo的资料,“飞碟探索”杂志出版了,他如获至宝的一头钻进去,便一发不可收。83年他加入了中国ufo研究会,84年便受总会的委托组建了大连市ufo研究会,由于他特殊的经历及人格的魅力,很快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 。他们办小报,写文章,出展板,扩大宣传影响;办经济实体,筹集活动经费(甚至为开好1998年 8月的那次全国性的ufo学术研讨会,他把自家房子卖掉了,抽出一部分钱来开会);开展丰富多彩的科学探索、科学宣传,包括办大型展览活动;甚至想方设法自筹资金,建立大连ufo目击观测站;积极与兄弟研究会往来,交流情况------风生水起的实绩后面,体现出这个庞大团队的最重要的组织者、领导者,它的核心人物、领军人物、灵魂人物硬汉金帆先生的全面素质和能力。

       1985年,在大连市召开了首届中国ufo学术研讨会。

       1994年 和1998年 ,在大连市又两次召开包括数省和港台地区代表参加的全国性的ufo学术研讨会。 ,

       2000年底,美国纽约时报科技版首席记者来华对他进行了专访。

        2002年 ,美国国家电视台科学探索频道摄制组来华采访了他。

        因为金帆与同仁的努力,2002年 8月,首届世界华人ufo科学研讨会在大连召开,150余位代表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及港台的代表。

        因为金帆与同仁的努力,2005年 ,于中国大连召开了“世界ufo大会”

       因为金帆与同仁的努力,2014年“世界ufo大会”又一次在大连召开。

       正如“世界ufo华人联合大会”主席、ufo研究专家孙式立先生为《我与ufo外星人的情缘》一书所作序言中指出:“------一次又一次的盛会在大连召开,把中国的ufo事业推向一个又一个新高潮,每次会议都是一个里程碑,每次会议都是我们事业的新起点------

     浅谈ufo现象。

        金帆先生在自己书中(第24页)“浅谈ufo现象”一节里,谈到ufo现象时,是从介绍曾被媒体报道过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1986年 7月15日在给王永宽工程师的一封信的内容谈起的。钱学森在信中谈到自己对ufo的认识时写到,“ufo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自然现象,我们当然应该去研究它,你要设法监视,其难处是否在于加强扫描全部天空------至于外星孩子说,以及类似的ufo故事我都不信,我倾向于地球及大气本身所产生的一种现象,应该做地学问题来研究。”

        金帆先生评述到:从上述的话中,可以看出钱教授对ufo现象的存在是肯定的,而且鼓励、赞成人们对其观察及研究。他举例认为:钱教授的观点是对已产生的、被发现的一些ufo现象而言的,如:我国华北某机场的飞行员在华北上空飞行时,发现巨大的光环,开始较小,逐渐的放大,天地相连,形成一个类似半圆形的光屏障,这种现象有不少人在地面上也曾观察到。针对上述这种现象,认为是地球及大气本身所产生的一种现象是比较可信的,而且对这种现象的研究也确实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与价值的。地壳的断层,大气层中存在着电离子,这是客观存在的,已是我们现代科学手段所能测试和观测到的,对这种发光现象研究有利于揭开地壳运动的奥秘,从而能更准确的预测出地震的发生------

        但金帆先生接着同时追加阐述自己一个与钱学森科学家相左的观点,他写到:但就ufo现象来说,从已获得的大量的目击报告证明,远非就这一种现象,如:有的发光体不是天地相连,而是在天空中飘动,或者高速飞行,旋转,有的单个,有些成组,这些发光体大部分呈蝶形,能做各种飞行,有时还可以悬停,有的给人以明显的金属感、实体感,做着“有思维的运动”。在这里为了区别已发现的ufo现象,也可以叫它“有思维的现象”简称“思维现象”。

       金帆先生举例介绍到:如新华社1987年元月的一篇报道说,1986年 11月有一架日本的波音747 货机,飞行在美国的阿拉斯加州的上空,发现了3个不明飞行物,其中一个大的,2个小的,它们尾随,跟踪货机长达1小时多,这说明这3个不明飞行物的跟踪飞行是在思维指导下进行的。

       在80年代,金帆先生根据一些目击报告,就研判区别于大气现象和人类飞行器之外,确实还存在一类有“思维特征”的不明飞行物。这体现了金帆先生在探索ufo科学领域方面“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朴素思想。早在那时他就明确的阐明ufo现象中存在着外星智能生命现象。难能可贵。

       金帆先生写到:类似这种的例子很多-------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原始森林的树木是自然现象,而公园里人工栽培的树木可以说是“思维现象”------

       是的,同是树木,成长在不同的场所,却可能赋予人们不同的认识。我不由联想到我曾经近距离目击的环状ufo。

       1971年 9月26日傍晚,我所目击的那只环状ufo,不,如果它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什么环状物体,铁环也罢,救生圈也罢,车胎也罢,花环也罢,横在我去挑水的路上,我兴许会瞥它一眼,也可能踢他一脚,然后抬腿走过去。但不,那天我看到的那环状物体,它太神奇了——我在去村后井台挑水的半路上,忽闻一阵持续的异响,便举目张望搜寻,只见右前方200多米外的黄豆田地上方,大约2米多高的低空中,一只救生圈大小,而且近乎扁平状,没有翅膀,也看不到有发动机的环状物体,却在呈波浪式运行,这就令我瞠目结舌,愕然万分。环状不明飞行物一边疾速自转,上缘口呈扇状强劲喷射出近2米高细长的火焰,以蓝、红、浅绿为主色调,尤其那蓝色火焰,美得让我终生不忘。火焰被迫随着环状物体(载体)疾速旋转,形成涡旋,(这就是当它在高空中出现时,被扬州两位目击者报告所形容的“螺旋状ufo”的由来。而于2009年12月10日夜晚在挪威发生的此类现象,目击者称为漩涡状ufo,实为针对同一现象而言。下面我另有谈及)。它疾速旋转以致撕裂空气,发出嗤嗤的声响,以致它在两百多米外就被我闻声发现。每当它向下滑飞时------

       够了,以往多有介绍,无须赘述了。

       可见,一个同为救生圈大小的环状物体,因为它显然不是人类飞行器,却具有在有思维指导下的运动和现象,既不是地球人的所作所为,又不是地球与大气本身所产生的,其地位与身份不就昭然若揭了吗!小小的一个环状物体能作如此高难度飞行,这在地球人类至今也难以企及。这种看上去没有生命特征却具有“思维现象”指导的不明飞行物,我当即研判它是天外来客(即飞碟)。我的目击事实以及对它的研判,与几十年后的2011年 ,天文学家王思潮在上海ufo研讨会上首次公开披露的那起飞碟事件,达到高度吻合。

       这里我必须提及我的一个有意义的重要发现,在金帆先生著作中第93页,在“天文学家 ufo观测站具有重要科学意义”一节里,金帆先生写到:王思潮先生表示,大连ufo目击观测站的建立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为它喝彩。探索地外生命和外星文明已成为当代天文研究的两大焦点之一。Ufo观测研究是探索外星文明的途径,2009年 12月10日在挪威夜空惊现神秘漩涡状光圈ufo,引起全球的关注,现在观测质量的提高,已成为破解ufo这个世界未解之谜的关键之一。

       请网友注意,上面我用红笔做标记的一句话,引述在挪威曾出现过神秘漩涡状光圈ufo。

       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提示大家,我判定它就是我曾经近距离目击到的那种环状飞碟。这里,其实应将“漩涡状光圈”词组分成“漩涡状”“光圈”两部分来解读

       1,涡旋状也好,漩涡状也好,螺旋状也罢,其实都是从一只救生圈大小的环状物体上,上缘呈扇状强劲喷射出近2米高的火焰,下缘间断性的也呈扇状向下强劲喷射着某种线流式的物质,它们在环状物体(载体)本身的疾速旋转带动下,也身不由己地疾速旋转,人们从地面观察到身处高空的它,就如螺旋式疾速旋动的物体。螺旋状,还是涡旋状,抑或是漩涡状,只是目击者描述用语的不同而已,实则针对同一现象而言。切不可被它迷惑,以为是不同的几类ufo呢。

        2解读“光圈”。

       大概已不需要解读,大家一下就明白了,“光圈”实则就指“环状物体”本身。我当年在傍晚目击到它,为暗红色。在挪威出现时,是在夜晚,自然就成了目击者眼中的“光圈”,或称“光环”,或称“发光光环”。

       我在作牵强附会的解读吗?没有。我要使大家听得心服口服才行。可以查资料,了解天文学家王思潮在2011年的上海ufo研讨会上首次公开披露发生于1971年 9月26日那起ufo事件。或者,你们可以直接百度搜索我写的报告文章《我的日记——我遭遇的那起飞碟事件》,在我的照片资料上,可以一清二楚的查阅到媒体报道的几句当年3位目击者报告的话语。其中,江苏扬州的两位目击者报告的是,一个满月大小的螺旋状发光物出现在西北夜空,仰角约10到20度,静悬夜空。另一位北京大兴县的目击者报告称,他当晚看到了“波纹状”的“发光光环。”

       波纹状,其实应该是“波纹式”,是那只ufo的运行形式。我在以往的报告中称我目击到的ufo,它是作波浪式运行。

       关于“发光光环”或“光环”或“光圈”

       我报告在傍晚目击到的是“红色环状物体”。如果是夜晚目击的呢,它在我眼里自然就成了“发光光环”。北京目击者是在当晚目击到的,他报称的就是“发光光环”。


      2009年12月10日夜晚在挪威出现的ufo,目击者报称是漩涡状光圈。前面已解读了“漩涡状”,后面的“光圈”,不言而喻表明它的另一部分,即主体部分,是发光的环状物体。

        所以,在挪威出现的漩涡状光圈ufo,与1971年 9月26日在中国出现的螺旋状ufo(扬州两位目击者称)、还是环状ufo(近距离目击者陈承坤称)、抑或是波纹状光环(北京大兴县目击者称),有关联证据表明,确确实实是同一类飞碟。

       而发生在中国的那起事件,江苏扬州两位目击者、北京大兴县一位目击者、江苏泗洪一位(本人近距离)目击者,有关联证据表明,他们目击的确确实实是同一只飞碟。

       我在以往的报告文章中,已经明确无误的研判我的近距离目击事件与当晚扬州和北京的目击者报告ufo事件是同一起事件。现在,我再次负责任地郑重指出,发生于挪威的2009年 12月10日的ufo事件与发生于中国的1971年 9月26日的ufo事件的主角,是同一类的外星飞行器,即环状飞碟。


    关于罗斯维尔事件

       眼下,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对于美国的罗斯维尔事件都能谈论几句。那么,传闻中的那起ufo事件,究竟确有其事还是捕风捉影,以讹传讹呢。

       质疑者认为,至今没有一个国家政府公开宣布ufo的客观存在,那么,显然罗斯维尔事件就是虚构的,况且当年美国军方事发两天后已作了更正说明,坠落的物体不是外星来的飞碟,坠毁的物体不过是带着雷达反应器的气象球而已。

       我本人,因为几十年前曾经近距离目击过飞碟,就谙知外星高智慧生命的客观存在。所以80年代前期,当我第一次浏览到《飞碟探索》杂志时,懵懂的头脑一下恍然大悟,不假思索地就给刊物投稿。数年前,从刊物中初步了解到美国罗斯维尔事件,经过分析,认为可信。其后,央视的科教频道播放了国外的相关视频报道,如有多位美军退役的耄耋老人,接受访谈时回忆他们当年在重要军事基地服役时,看到和了解到的有关罗斯维尔事件的部分情节,虽属东鳞西爪,但客观,直接,又相互印证。所以我在以往的报告文章中,谈及罗斯维尔事件时,表态确认。我清楚自己没有在瞎蒙。

        我的认知在金帆先生的著作中,得到有力佐证支持。

        金帆先生在著作中,有提到关于罗斯维尔事件的情节。

       那是十多年前他拟赴美国探望在那里生活工作的儿子一家,又恰巧应邀赴美参加国际ufo大会。在美参加过ufo大会后,金帆应邀到威斯康辛州ufo组织负责人家里做客闲话中,他自然问及罗斯维尔事件真相,主人答:那个事是真实的,因为我们联合会中就有当年曾经参加过出事现场勘察的人,他亲眼看到的,只是当时政府一直不让说,谁要是说了就犯法了,后来年龄大退休了,政府管不着了,他参加了ufo联合会,就把事情说出来。美国政府纯粹在撒谎。在我们这里不管那些,我们可以批评政府,包括总统。

       2012年,金帆先生因家事又赴美国,美方ufo联合会闻讯要求与他见面。后来,为了这次会面他写了一篇《中美ufo会谈纪要》(2013年刊登在《飞碟探索》杂志上)。这次金帆先生与他们亚利桑那州ufo组织总裁等人举行了长时间的会谈。美方有数人参加,主角林恩女士,她是美国ufo联合会亚利桑那州分会的负责人,又是凤凰城ufo组织的总裁,从医40多年,从事ufo研究已经20多年。会谈中,双方各自介绍近年ufo研究工作开展情况,以及几起有代表性的案例。

        金帆作了具体案例介绍后,美方人员表示完全同意,并说ufo现象中肯定存在外空间的产物,完全同意宇宙中存在着外星文明。接着他们的话,金帆问:“据说你们美国政府掌握着外星人的证据这是真实的吗?”林恩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是的。

        参加会谈的肯特先生(当地网站负责人)更是把话接过去,说:“你们听说过罗斯维尔事件吧?”金帆说:“听说过,但你们政府说是气象气球什么的。”肯特先生听后显得有些气愤说:“那完全是撒谎,我亲自调查过当年参与现场调查的人,他证实是一个飞碟坠毁了,政府怕泄密才编出谎言掩盖事实真相,当时要求参与者必须保密,现在过去几十年了,根据美国的法律已经过了时效期,直到现在美国政府对确凿的ufo案例还是保密的。尤其是部队,很多军人如:空军驾驶员、海军、各种观测站等,他们经常发现,但都要求不能对外说,美国的军人从参军的那一天起就签订保密条约,就是退役了军内的事也不准对外说,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端正ufo研究方向,促进人类科技飞速发展

        金帆先生在著作中强调,对ufo的认识与定性上必须要有一个明确而坚定的观点。

       他介绍道,国外的专家学者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非常的坚定、简单明了,他们认为只要不是自然现象、不是我们地球人所能制造出来的现象,那就应该属于外星文明现象,更何况有的国家如:美国、俄罗斯等都已经掌握了真实的证据,只是因为维护国家利益,政府严守秘密而不予公开而已。所以在他们那里没有人再为此事去争论不休------

       作为曾经近距离目击过外星飞行器的人,我从80年代前期就给《飞碟探索》杂志投稿,近十几年更是给全国多位科学家、多家科研院所、多家报刊杂志、央视的《走近科学》等多个栏目致电致函邮寄报告文章。我为的是什么?这里请允许我引用金帆先生著作第47页第11行起的一句话:“------他心里想的是ufo大业,想的是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和昌盛做出应有的贡献,但苦的是自己没有钱没有势,有的只是一颗赤诚的心,这种苦处向谁去诉说------

       所以我深切理解金帆先生的呼唤、他的呐喊、他的心迹。

       金帆先生在书中还呼吁道,为了我们民族的振兴,为了使我们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每一个ufo研究工作者振兴起来吧;发挥出你们的聪明才智,排除各种干扰、加强团结合作、取长补短、破除迷信,积极的创造条件,留心研究,争取早日有所突破,早日取得令人惊喜的成果。

       如果要说我与金帆先生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我的努力目标他替代不了,别人也替代不了,这个社会不可能有人替代得了。所以我不敢有懈怠,只想着怎样才能尽早的尽快的尽可能完整的将自己的宝贵经历报告给这个社会。但无疑,我有幸和金帆老师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如果有一天美国政府公开罗斯维尔事件真相,那定是皆大欢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不,全世界,也就明了外星飞行器确实光顾过地球,也就顺理成章推断出外星存在高智慧生命,继而世界各国头头脑脑齐聚一起,热闹非凡,共商世是------

       这绝无可能。美国不是幻想要领导世界100年吗。把最尖端的机密公之于众,他傻呀!

       但至少,我们本应从中领悟,ufo的客观存在。

       中国人啊,在我们自己国土上,几十年来已经报告发生多起既不是自然现象,也不是人类现象的一种思维现象,怎么我们至今还不明确无误的宣布ufo的客观存在?即便民间ufo研究学者专家先行一步也罢。我们应该这么做。我们可以这么做。我们需要这么做。

       我不是早已申明并确实拥有形成 1971年9月26日飞碟事件的完整证据锁链的资料吗?在本文中,我也已经成功破解了上面所提到的2009年 12月10日挪威漩涡状光圈ufo事件和1971年 9月26日中国环状(亦称螺旋状)ufo事件的同一实质性。中国的ufo研究专家学者们,ufo爱好者们,我的研究论断您注意到了吗?您研析了吗?您认同吗?

       没错,我们中国自己确有山石可以攻玉,我这个可以拿来攻玉的山石,在政府和主流科学界的介入下,一定可以发挥出应有的能量,暨,在研判外星究竟是否存在高智慧生命方面,获得一举突破的结论。后面该干嘛干嘛了。

       多年前,我在相关报告文章中就呼唤:中国的科学家,你们在哪里?天文学家王思潮先生44年前就睿智准确地首次研判了发生于中国大地的飞碟事件;金帆先生也在80年代就明确指出,地球空域的确存在不是自然现象也不是人类现象的另一类思维现象 ;还有其它诸多专家学者,包括还有那些诸多热心的不明飞行物目击报告者,都在为力图将一个神秘事物的面纱揭去而努力。但在中国,为什么进展艰难呢?

      不管怎样,我的论断已载入文中。历史将证明中国的一个普通民众对ufo探索研究事业的贡献。我有理由自我感觉良好!

       我倒一直在期待有机会向中国科学界的主流专家学者们面呈详情。

       对本人曾近距离目击飞碟事件一无所知者,请在“中国ufo研究”网(网址:www.ufocns.com)关注我,在我的个人主页上,请浏览我的三篇主要报告文章 ,也可直接百度搜索文章标题,分别是:

      《1971年 9月26日奇异环状飞碟事件》

      《我和天文学家王思潮UFO之缘》

      《我的日记——我遭遇的那起飞碟事件》



       诚盼金帆老师不吝赐教。


                                                                                                                                  陈承坤

                                                                                                                                                             2015年 8月10日


image1(3).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泡沫原理 发表于 2015-8-12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主流专家只会变的更谨慎说话更小心,只有等国外研究出点什么,国内的主流才会开始跟风,有时候觉得蛮可惜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陈承坤 发表于 2015-8-12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这样,真可惜。
此刻不需要温良恭俭让,来点果断,我们就会占领一个科学研究的制高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外星飞船目击者 发表于 2015-8-12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很好!但如果写的更加开阔点更好!即,如果能把您几次参加UFO研究报告会上得到的相关信息加上去就更好!
同时,也要敢于提出问题!
现在的科学家是站在过去的科学家的肩膀上,所以更加伟岸和伟大!作为普通的UFO目击者,对UFO的研究和探索的文章写法先要做加法,系统地有点到面地拿出相关资料做论述,再结合自己的目击事件,参加的相关会议得到的相关信息等等,尽可能而全面地展开话题,论证出事实,最后做减法,对比案例,剖析案例,推进话题,论证事实,展开讨论,同时也要提出UFO研究的难题之处在哪里,更要敢于发问,包括发问专家,由面再回到点上,回到目击的实体UFO上来,就逼近了UFO研究和答案的门坎!门已经敲响,专家再不说,再不给答案的话,这文章您就是写的再累,都没有个答案和结果!纵观中国的UFO目击者们所提供的UFO珍贵案例,都是专家先肯定了后就再没有声音了(孟照国UFO目击事件,张卫民高工UFO残片事件,您陈承坤的目击事件,我的二次近距离目击庞大外星飞船事件等等),到后来专家的表态又都是是是而非而非是是或就说到点上不挑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及沉默的现象!
其实事实是有部分相关爱好和目击者及智慧的大众是知道有外星飞船探访地球的!所以,您要写相关探索和研究的文章必须做减法,直接“敲门”等专家来开门,让大家来看“庐山真面目”!专家不开门,您科普的文章写得再多再累,都等于没有写了!我在中国UFO研究网上的相关文章就是个先例,您看到后果是怎样的呢!?
现在不是再写文章论证的事了,目击者提供了详实巨细真实珍贵的目击报告,其实任务就已经完成了!目击者如果自己想知道的更多或处在困惑的状态上,那就只有自己调整心态!要知道您真实的目击报告专家手里有情报或案例可以对比的!现在不是要另一些不相信的人相信UFO或外星飞船案例的事实存在的事!不是探索嘛!那就要推进探索之路,到达答案之门口,直接敲门!
陈先生比较较真和纠结,其实无需困惑。现在部分人士认为王思潮先生是这方面的权威,他老先生不说答案,我个人认为,也没有什么!事情不是明摆在那里吗!UFO研究,我国有庞大实体出现的UFO探访的重大事件,研究不从实体出现的庞大UFO案例开始,老围绕光团UFO现象讨论,这不是UFO研究舍近求远的路子吗!?那么,依据逻辑去想,我们看不到专家关于实体UFO的巨细论文,是专家出于严谨,不敢说,还是专家只能说这么多了,还是专家也根本无法去说的清楚!?我们要细化问题,这样,探索问题上的解密难题在哪儿都呈现了出来!!!
最后,我总结一下,外星飞船已经N次探访地球!正如王思潮先生说的,“现在已经有事实依据和科学依据表明外星飞行器可能在访问地球!”我的观点不是王思潮先生所说的“可能”,而是确凿!!!所以这个话题已经了结了!如果想知道专家能解说的清晰明了,那么就期盼王思潮先生,或其他UFO及多学科专家们,能给出在我国的以实体形式多次出现的庞大UFO(外星飞行器)事件案例巨细的论文出来,因为他们是科学家,有话语权,是相关学科的权威,他们敢说,我们目击者的珍贵目击报告就没有白贡献!!!~

外星飞船目击者徐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孙国治 发表于 2015-8-13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泡沫原理 发表于 2015-8-12 12:35
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主流专家只会变的更谨慎说话更小心,只有等国外研究出点什么,国内的主流才会开始跟风 ...

国内研究团体应该与国外研究领域的专家多交流,多探索研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陈承坤 发表于 2015-8-14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但这种机会不容易有。况且由于语言差异,交流困难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爱好者  发表于 2015-8-20 13:31
支持陈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