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平台

中国UFO研究

 找回密码
 探索(注册)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追忆近距离目击奇异环状飞碟事件

[复制链接]
陈承坤 发表于 2016-3-13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开始探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探索(注册)  

x
                  
                                 追忆近距离目击奇异环状飞碟事件

                                                                                                                                            ———东南大学     陈承坤



ufo22副本.jpg DSC_0106.JPG IMG_20140610_191502.jpg

图片说明:
      1,友人陈勇先生根据我的描述所绘制的环状飞碟超低空运行图示。
      2,2014年7月7日我在友人陪同下,回到插队农村之地。村民领着我在当年飞碟运行经过的场地回首察看。
这里至今仍然是一片开阔田地。飞碟就是从远处(东端)向近处(西边)飞来,横越这条土道。
      3,我1999年11月25日日记,因故回忆记载着近距离目击飞碟的日期。它比天文学家王思潮在2011年的上海UFO研讨会上首次公开披露包括那起UFO事件在内的三起有关信息时间,整整早了12年。


    (注:本文刊载于《飞碟》报2015年12月26日(第九期)第二版。)
  
      1971年9月26日,这个于我看来并非遥远的日子。那时我正在江苏省泗洪县魏营公社欧岗大队石庄生产队插队。
      这天万里无云。下午生产队社员都到村南的田地里干活。傍晚时分,担任生产队记工员的我给出勤的社员记完工,早于社员收工回家,然后挑上水桶独自一人去位于村北300多米开外道路旁开阔地带的井台挑水。此时太阳刚没入地平线,天地交汇处还残留着血红色光影。大概在六时半左右。大约走到一半,忽然被前方一阵持续沉闷急促的嗤嗤声和间断的唰——唰——声惊扰。急忙抬头向前方张望搜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只见距我二百多米远的右前方黄豆田地上方大约2米多高的低空中,一只暗红色的救生圈大小、厚度(似乎有一定厚度)大约六七厘米的扁平环状发光体,约呈20度倾角,(并且自始至终呈现为大约这般的倾角),一边顺时针方向疾速自转,一边呈波浪式起伏着,保持着姿态和高度自东向西匀速飞去。环状飞行物飞行姿态优雅舒缓,从容不迫。那情景让人联想到打水漂时,瓦片在水面起伏跃动的景象。它呈波浪式飞行时,波峰的高度距地面大约只有2米多高,而波谷的高度距地面仅0.5---0.7米上下。每一波段之间直线距离大约九米十米左右,飞完每个波段用时大约三四秒。不绝于耳的嗤嗤声响,是它疾速自转时撕裂空气产生的声响和上端强劲喷射出光焰时的声响的混合声响。而间断的唰——唰——声,竟来自它飞行中每每由波峰向波谷滑落时,从扁平物体下部呈扇状向下强劲喷射出手指宽的密集的刚劲强直的白色的纹丝不乱的清晰可数的线流式物质时的声响。抑或是线流式物质冲击到庄稼或地面时发出的声响。我观察到,当飞行物每每由波谷向波峰跃升时,向下喷射的线流式物质戛然而止,长长的唰——唰——声响也随之消失。所以说唰——唰——的声响是间断存在。而嗤嗤的声响则始终伴随。我看见飞行物上端始终向上呈扇状强劲喷射出有红、蓝、浅绿三种主色调的细长的光焰,光焰长度大约在1.5——2米之间。因环状物体本身疾速自转,光焰也身不由己地随之疾速旋转,形成涡旋(或称漩涡或称螺旋)形态,并搅动周围空气形成强劲气流一起涌动。我看到,疾速旋动的涡旋外,有一些被从地面吸起的枯草败叶和纸屑在狂飞乱舞。而涡旋内,随之移动着的涡旋中心,似乎始终蒸腾着少许可能是空气因灼热而致汽化了的袅袅轻薄的气雾。当飞行物每波向上跃升时,由于暂停喷下线流式物质,使我得以观察到它的下端在往下掉落短线条状的紫红色火花,非常醒目的垂直地断断续续掉落,仿佛沉甸甸的(而非火花四溅形态),但未落到地面自行消逝。远处看去,这种神奇火花的长短粗细均近似火柴杆。我还注意到,它飞行过程中从波谷跃升到波峰,即将进行下一波的下滑飞行时,总会出现一次短距离(大约二三十厘米高度)的反方向(向上)的弹动。瞬间,在反弹高度的空间内,骤然魔幻般神奇地爆出浓浓的如云团般白色物质(看过去犹如柿饼形状,但依然呈中空形态),并当即从环状物体(即云团似的物质)下部霸气十足地开始向下强劲喷射出一种线流式物质。这种现象在它飞经膝盖高的植物黄豆田地上方时表现明显。
      它自东向西飞行,横向飞经距我最近距离时,大约在80——90米之间。此时它正好有一次向下强劲喷射某种线流式物质过程。线流式物质冲击地面,完成一次过程耗时1秒多。我观察到,当最后的线流式物质还处于强力冲击着地面之中,绝无料想,那个精灵的环状物体,却从线流式物质的中部内里钻了出来——就是说,它是从波谷的位置——接近地面0.5——0.7米的位置——从线流式物质中钻了出来,并且依然在疾速自转,强劲向上喷射着光焰,嗤嗤声如故。
      往井台方向的道路以西,是长着低矮稀疏花生植物和荒地相间的地表。环状飞行物虽然还是呈波浪式自东向西飞行,但似乎它探得地情地貌发生了变化,也随之调整降低了自己飞行高度,在波峰位置距地面最高不超过2米。虽然它还是在间断向下喷射线流式物质,但我感觉已无先前那种强盛气势。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我所处的位置较为低洼,往井台去的北面方向地貌缓缓抬升,加之在井台西北方向二百多米处有一排农村大队部和村小学房屋,所以当飞行物飞经远处背景有树木、房屋可参照时,使我对它的观察更为清晰。我挑着空桶一边前行,目光始终追随着低空运行的飞行物。当它飞完远处背景为大队部的房屋,再向西飞行了几十米,此时,近处的西北方向却有一长排孤立的房屋遮挡了我的视线。它是本村另外七八户村民的住所。为继续观察到它,我只好顺着道路小跑了几十步。(我担着空水桶,当时不可能抄近道去追赶观察它),停下来,转身向西,又看见了在超低空运行的环状飞行物。此时我距井台约五六十米。而与飞行物基本呈正东西方向。我看到它与那一长排房屋的北墙保持着约四五米的间距运行,高度只及房屋北墙的一半上下。此时在我视觉里,它的自转是呈逆时针方向。这容易理解,想象有只座背是透明的时钟,正面看它是顺时针转动,到背面看,时针不是在逆向运转吗。
      由于飞行物向西运行的方向,地貌也是呈漫坡抬升,它也就顺势而飞。这样,原本就作倾角状态飞行的它,此时上倾的角度变得更大了(大约在35度左右。也就是此时,也因此我才有更真切机会辨识它,除了大小如救生圈、较之单薄外,形状竟也如救生圈,是一只空心的环状物体。再往西飞,三百多米长的漫坡的地貌即将到尽头,飞行物的远端背景处于天地交汇处。当它跃升到背景处于明亮的天空时,在我视觉里,它是一只扁平的暗色(已看不出红色)物体;当它滑落下来,背景处于灰暗色的地貌时,依然呈现为红色的光圈。此时它距我已三百米开外。也许因为远了的缘故,已看不到它上端有喷射出光焰和下端喷射线流式物质的情景。接下来,它没有继续向西贴近其后平坦的地貌飞行,而是继续以原有的倾角,原有的飞行姿态,开始以大约十度的倾角平缓的向天空攀升飞去。由于背景天空的明亮,小小飞行物的暗影很快便从我视线中消失了。此刻,一种巨大的遗憾和失落感袭上心头。让我瞠目让我眩晕让我惊喜又让我爱怜的小精灵就这样消失了。就这样消失了?我心头陡然生出莫名恨来,恨自己没长一双千里眼,否则一定追寻它到底,探个究竟。也恨身边偏偏没有第二人目睹作证,否则回到村里我们可以颠狂地跑上一圈,嚷嚷我们看见了什么。但此时,就我一人!虽然如此,面对西方高远的天空,依然久久伫立不愿离去,呆傻了一般,痴痴仰望。     时间一秒秒过去。过了一分钟。又过了一分钟或两分钟或更长一点时间,总之就在我绝望到已经挽起水桶绳准备返身井台挑水时,奇迹出现了。真的,天哪,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它又突然被我看到了。因为它渐渐飞入了背景较为灰暗的高空,观察到它,反而是渐入佳境。反而使它红色的发光形体得以在灰暗的高空显现。此时它只是一个极小的红色的“点”,依然保持着波浪式的运行轨迹,使它在天幕中显现为红丝线般一节一节的跃升尾迹,一段一段相连,此消彼长,始终呈现着四五个波段相连的红色尾迹。仿佛它在艰难的一层一层向上攀登着天梯。愈往深空,天幕愈显灰暗,红丝线般的运行轨迹,看上去反而渐渐增粗为毛线条般的运行轨迹,并由红色显现为星辰般的银色,亮度明显增加。使得它在深空中飞行舞动的轮廓无遮无掩,历历在目。此景让人联想到它像一个被线绳连着的过节灯盏,被顽童提在手里轻盈舞动。可这发生在万里长空呵!谁持彩錬当空舞的绝景,美轮美奂。我看得目瞪口呆,讶异万分。一直目送它飞入天幕深处——我又惊诧了,它的幽光,最后居然辉亮了一小片天空。哦,是它那微弱的光,映亮了运行轨迹旁侧深空中隐藏的一片薄云,薄云的反光,帮衬辉亮了一小片天空。就这当儿,未容我眨眼,发光体瞬间幻化为西向的一道淡黄色闪光,转瞬消逝。天空恢复了宁静。突然我不由怔怔地奇怪联想,它被老天收回去了;它又上另处邀游了。它最后的一闪即逝,让我联想到疾如闪电这个词。
      我目击的全程十多分钟。凭我当年的常识,就一眼判定这个闻所未闻更见所未见的“它”,不可能是人类制造,也绝非什么自然现象,而是天外来客。当时还可笑的在心里为它取了名:小星星。
      挑水回到家,我忙不迭地把刚才所见一五一十地向在村小学当教师的下放干部身份的父亲说了。扫兴的是,家父并没有分享我的惊喜,只是敷衍地问了几句,不以为然的神情。年近花甲的他显然当作天方夜谭。然而次日家父的神态大变,下午他从村小学回来,见到我就哎呀一声说,“你昨晚看到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今天在学校里,许多宋庄、魏庄(距我村庄西边三里五里两个村庄)的孩子,一早到学校来就抢着告诉我们老师,都说昨天傍晚看到头顶天空飞过环状会转圈的东西,嗤嗤响。学生问我们那是什么,活了几十年听都没听人说过,怎么解答上来!奇怪,奇怪,那究竟是什么?”
      我推测,不明飞行物从上述两个村庄上空飞过时的高度,大约只在四十米上下。
为记住事发26日,我头脑里就牵强附会地记住这天是领袖毛泽东的生日日子。
      年底前,有关“九一三事件”的中共中央文件传达到基层。第二年春天,大队还在球场上召开社员群众批判声讨大会,大队党支部书记手持反革命武装政变的《5·71工程纪要》影印件,口沫飞溅地声讨。席地而坐的我,埋头听着,一边脑海里也翻开了花,呀!古书里说,帝王将相之死,必有星辰陨落先兆。我看到的“那东西”一定是从“天上”下来的。虽然林彪之死在先------我头脑中迷信地胡乱联想。但这同年同月发生的两件事,恰恰使我牢牢记住近距离目击不明飞行物的年月。为便于记忆,久而久之不由自主地就从26日移位为13日。因为九一三事件举国皆知。(换言之,没有九一三事件,我绝对不可能记住目击UFO的年月。那么我后来回忆起它来,开场白一定就变成了:我在农村插队的时候,记不清哪年了,可能在夏天,也可能在秋天,有一天傍晚-------)
      尽管研判没商量那环状飞行物来自天外,但总感到懵懵懂懂,自己都无法给自己合理解释。我也无法向别人启齿。我明白说给谁都不会相信,还会被视为头脑有毛病。那就不如不说。再说,时值文革浩劫那严酷政治氛围下,稍有不慎,因言获罪见得还少吗。
      自以为此生近乎天方夜谭的这段经历将永远尘封脑海了。
      如果我没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泗洪县工作单位的小小图书室里,偶然翻阅到《飞碟探索》这册不起眼的杂志,还不知道曾经被我目击过并被自己取名为“小星星”的天外来客人们称之为“飞碟”,也不可能知道它早已曾被国内外少许人目击过,并对它关注和探索(后来知道,尤其在国外)。懵懂的头脑顿时大彻大悟,茅塞顿开。这才知道确实曾经有天外来客光顾过我们地球。只是有幸一睹者甚少,近距离目击事件更是凤毛麟角。
      我不假思索当即投稿甘肃兰州的《飞碟探索》杂志。满心期许必有佳音。但对方沉默是金。不久又给一家刊物投稿,同样泥牛入海。
      1988年我调回阔别20年之久的南京工作。


后记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我的目击报告终于有幸受到王思潮研究员的关注,并推荐我参加了上海市UFO学术研讨会,在大会上介绍了我的目击报告,引起更多研究者关注。
      近距离目击过这起教科书似的飞碟事件,我便明白我的宝贵经历不应只属于自己,也属于中国,属于世界。因为我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事物。
      我期待有一天能够荣幸的站在中国科学院的报告厅,向中国主流科学界的科学家们作一场科普报告。
      我还期待有一天,能够荣幸的站在中央电视台讲坛,向广大民众作一场科普报告。
         
                                            
                                                               陈承坤

                                                                                                                                                                                        2015 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韩会民 发表于 2016-3-13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起目击事件写的很细腻,时隔这么多年还记的这么清析很难得,对这起UFO事件还可深入下去很有研究价值,希望有新的突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陈承坤 发表于 2016-3-15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承坤

      感谢韩先生的关注。我有一肚子的话要报告社会。包括我对这种环状飞碟的许多认识和理解。我还会陆续推出一些报告文章。基于我有过的奇遇,推及他人,我当然也明了社会上有不少人有过目击UFO的经历,其中有一小部分人肯定也目击到了真正的飞碟。他们也在以各种积极的方式报告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把他们比作千里马的话,那眼下我们的社会稀有伯乐。伯乐不常有。为什么?因为充任这种伯乐的科学家,他本身自己也在受到社会主流科学界的质疑。被视为不务正业。甚至受到攻讦。所以充任这类科学家是要有担当精神的。而恰恰是这类科学家,他们信奉的是老革命家陈云倡导的那种”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宝贵的唯物思想。我们飞碟目击报告者,又何尝不是具有这种朴素思想的人。只是,我们乃草民而已。
       现今社会,正在发生现实版的哥白尼故事。主角倒是有一帮人,少数专家学者带着一些草民,在探索着。他们没有受到社会的正式认可。他们没有固定的科研和活动场所。他们没有经费。他们------
      哥白尼地下有知的话,作何感想?
      但不,不全是这样。山姆大叔就很聪明。他们把意外得到的飞碟事实视为最高机密,刻意隐瞒,严密封锁,私下探索研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韩会民 发表于 2016-3-23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承坤 发表于 2016-3-15 11:49
感谢韩先生的关注。我有一肚子的话要报告社会。包括我对这种环状飞碟的许多认识和理解。我还会陆续推 ...

        我很赞同用科学的观点去分析ufo事件,也很有信心ufo总有一天会被人类破解。现在诋毁ufo的人和群体还大有人在,最近我发现广东有个恩平人在网上大肆的打击ufo,还扯上什么方舟子、司马南等,还邀王思潮参与它组织的群,我真的希望中国ufo研究网沿着正确的路子走下去,用详实的ufo事实回击那些歪理邪说。广东那个恩平人的邪说叫什么(恩平人真正见到ufo)大家可以查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陈承坤 发表于 2016-3-23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查看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孙国治 发表于 2016-4-19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韩会民 发表于 2016-3-23 09:35
我很赞同用科学的观点去分析ufo事件,也很有信心ufo总有一天会被人类破解。现在诋毁ufo的人和群 ...

他的理论还有待研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陈承坤 发表于 2016-6-20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陈承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切换浏览模式:树形   平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